巨亏之下依然淡定 为什么富豪们不怕熔断?

时间:2020-03-18 22:07:09  来源:金融界

据测算,自2月19日美股开始堕入熊市以来,“股神”巴菲特的股票投资组合已经损失约802亿美元,跌幅为32%。

其中,巴菲特的前三大持仓苹果公司、美国银行和可口可乐公司分别亏损199.5亿美元、132亿美元和58亿美元。

今年迄今,巴菲特投资组合的市值下跌713亿美元,跌幅为29%。

你以为巴菲特会心痛自己手中下跌的的市值份额吗?

当然不会。

不仅巴菲特不会,而且顶级富豪从来都不惧熔断和下跌,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家族办公室以避险。

在巴菲特股东大会上,当被问及“是否有家族办公室”时。

巴菲特打趣说:“我们已经有家族办公室,它就在这儿(伯克希尔·哈撒韦)。”

其实在全球的顶级富豪中,巴菲特是为数不多的几个没有家族办公室的人,然而,伯克希尔·哈撒韦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大和最成功的家族办公室之一。

因为几乎所有的家族办公室都试图模仿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投资成功。

神秘的家族办公室

家族办公室最早期起源于欧洲皇室,要给皇帝打理家族事务慢慢起家。

到后来6世纪罗马给大地主们做管家业务。

再到1882年洛克菲勒家族成立全球第一家家族办公室。

而目前,家族办公室的主要功能,负责治理及管理四大资本——金融资本、家族资本、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

不要以为治理金融资本的作用是拿着家族财富赚大钱?

那就错了!

其实家族办公室的第一大功能,就是避险。

瑞银与坎普登财富研究发布的一份《2019全球家族办公室报告》,涉及全球 360家家族办公室高管,平均管理资产9.17亿美元。

他们表示,过去12个月的平均投资回报率为5.4%。

5.4%的回报率,比我们现在买的银行理财高不了多少,甚至还没有有些人一年动辄收益率两位数的股票高。

另外,私募股权在家族办公室的所有资产类别中表现最好,直接投资的平均回报率为16%,基金投资的平均回报率为11%。房地产也表现良好,平均回报率为9.4%。

既然这几种资产类别表现这么好,那为什么总回报率只有5.4%呢?

大胆的猜想一下,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些表现好的资产填补了家族办公室在股票、期货等高风险投资领域的跌幅?

第二大特点,那就是:做长线,也就是巴菲特说的价值投资。

多项研究表明,有实力的家族企业更愿意投资在技术突破会带来长期正面社会效应以及经济效益的企业和领域,比如能源,比如医药。

例如,德国的家族办公室对于企业投入的平均周期是19年,很多甚至超过了30年,远远高于私募基金7-10年的投入周期。

看到了吗?其实家族办公室对于涨涨跌跌来说,看的都很淡,他们注重的是长期的收益。

另外,家族办公室还要守护着家族资本。

要知道能形成家族办公室的家族,那都是“一大家子”,家庭聚会要有人张罗吧?家里有人的婚丧嫁娶都要组织筹办吧?还有一些:档案管理、礼宾服务、管家服务、安保服务等“高净值”家族的日常事务吧?

除此之外,还有人力资本、社会资本偏重于家族后代教育,社会关系网打理等等。

亚洲富豪,突然开始“家族理财”

什么人能设立家族办公室?

大多数是有钱人,毕竟钱多了才难管啊(捂脸)。

一个有意思的数据是,目前,全球超过四分之一的亿万富翁来自亚洲。

在近两年的“亿万富翁人口调查报告”中,亚洲的增长速度最快,每两天就会出现一位新的十亿富翁。

当富有家族集体来到了财富转移临界点,创一代向富二代交棒不可避免,积累的庞大财富如何传承下去?

这成为几十万创一代、富一代、企业家、企业主们日渐焦虑的一个问题。

一个新的趋势摆在眼前:不再考虑如何赚更多的钱,而是如何把钱传给下一代、再下一代。

之前有一项统计,亚洲家族办公室在2008年至2013年之间增长4倍多,主要分布于新加坡、香港等世界级金融中心,主要在于这些地区金融业发达、金融基础设施较为完善、有丰富的金融类人才资源。

例如在香港,很多家族都设有家族信托,

这里明确一下,家族信托是一种产品类型(交易结构)。

而家族办公室,是相当于管理家族信托或者帮助客户设立家族信托的机构。

例如去年,香港娱乐圈大佬向华强的儿子向佐和郭碧婷结婚。

而在一档综艺节目中,向佐的妈妈向太被主持人问到:“家里的财产怎么分?是不是签订了婚前协议?”

向太说:

“我们家设立了信托基金,钱不属于郭碧婷,也不属于向佐。”

“这个信托基金能保证他们饿不死,也败不了。”

另外,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在《人民的名义》中的高小琴,在最后结局中,高小琴为她和妹妹的两个孩子存了2亿港元信托基金。基于财产来源的问题,高小琴入狱后,这笔信托基金会不会被没收剧情也没交代。

但能看出家族办公室等确实在香港比较“流行”。

另外,家族办公室的设立,还是一些大佬的“防离婚扯皮”功能。传媒大亨默多克在与第二任妻子安娜·托芙离婚时支付了17亿美元,损失惨重。

因此,他在与第三任妻子邓文迪结婚前,他把名下的主要资产,特别是新闻集团股权都通过GCM信托公司装入了家族信托进行隔离保护。(也就是默多克的家族办公室在运作)

而默多克与前两任妻子的4个子女是这个信托的监管人。

2013年末,默多克邓文迪离婚,邓文迪仅获两套房产,两个女儿成为870万美元基金的受益人。

而默多克仍然笑拥超过139亿美元财产,并牢牢掌控新闻集团的控制权。

设立家族信托后,家族财产的所有权跟受益权是分开的。家族财产所有权将不归家族任何一个人,而是由第三方信托机构统一管理。

这样的设计,有利于家族面临各种特殊情况时,达到保护家族资产的目的。

内地的家族办公室呢?

目前,内地的“家族办公室”,仍处于萌芽阶段。知名度最高的,可能是蔡崇信的蓝湖资本(Blue Pool Capital )属于“开山之作”。

2015 年4 月,《华尔街日报》发表报道称,时任阿里巴巴执行副董事长的蔡崇信即将于香港成立一个规模达数十亿美元的家族办公室——主要用于处理阿里巴巴上市所为他带来的约3 亿美元的财富(3 亿美元仅为首次套现所取得的财富)。

但他其实还不属于真正意义上内地的家族办公室。据报道,这一家族办公室将由时任对冲基金Citadel 香港办事处的总经理和香港对冲基金Blue Pool Capital 的创始合伙人合作管理。

上世纪90年代时,蔡崇信曾于InverstorAB 任职,主要负责亚洲市场投资。而InvestorAB ,正是瑞典的瓦伦堡家族(一个媲美美国洛克菲勒、摩根和欧洲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财团,一个延续了两个多世纪的企业帝国)控制的投资机构。

另外,龙湖集团的吴亚军和前夫蔡奎也有“家族办公室”。

2008年,在龙湖地产上市前,吴亚军与丈夫(当时还是丈夫)蔡奎分别建立吴、蔡氏家族信托,并将其交给汇丰国际信托管理。

2012年,二人离婚,但由于吴亚军并非直接持股,龙湖地产股价和经营状况未受影响,他们的个人财富亦得到保值。

另外,现在的双湖资本,也被视为龙湖的“家族办公室”。

在不久前,海底捞的老板娘舒萍,也在新加坡成立了一个家族办公室。

不过目前,内地的“家族办公室”业务,仍然处于初级阶段,单客资金量较低,真正的专业管理人员接触家族核心业务非常困难。

惠裕全球家族智库创始人范晓曼曾表示,仅中国富豪家族办公室管理的资产就已近20万亿人民币。

而去年的报告显示,中国一千万以上可投资资产的人群有200万人,可管理的资产在60万亿,也就是说还有40万亿家族办公室的“管理缺口”亟待填补。

“富不过三代”,不仅仅是中国富豪们的烦恼,是全球富豪家族们的共同难题。

大家都在发愁,该怎么把这40万亿财富传承下去呢?

本文源自财经早餐

文章推荐:

【防疫科普】师生返校前,校园如何做好预防性消毒?

制备抗氧化活性更优的复合纳米药物

中国网事:轨交新规来了,明确对地铁陋习说“不”

鄂浙吉陕四十天,齐心抗疫护青山——四省疾控队伍武汉青山抗击新冠肺炎纪实

打通大动脉 畅通微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