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高铁凉凉!新加坡百亿投资扔在了水里?马来西亚赔偿难

报社御姐 阅读:63505 2021-01-01 21:00:28

说好的先去吉隆坡吃椰浆饭,而后在新加坡品尝辣椒螃蟹,新马两国怎么都不提就了?原因只有一个:新马高铁协议终止,马来西亚单方面违约。

新马两国关于共建跨国高铁的协议于2020年12月31日正式失效,双方开始就接下来的官司付诸角力。

新加坡认为:新冠疫情冲击了马来西亚的经济,迫使吉隆坡做出政策调整。即便两国都做出了让步,但难以达成统一,最终这项计划流产。

新加坡官方声明很隐晦:既未能直接道出吉隆坡缺钱的真实现状,也为日后的诉讼或者说是重启项目留足退路。新加坡这般做法,是为了最大化的稳定两国交往的基本面,毕竟同在东盟的“屋檐下”,还能因为几百亿美元的项目撕破脸,老死不相往来?

然生意终究是生意,它和所谓的“人情”扯不上关系,新马高铁之所以半途凉凉,应由多重不利因素所致。

首先,该项目立项之初,就犯了意识流的错误。

新马舆论界普遍认为:横跨两国的高铁关乎双方的政治和地缘安全,理应交付本土企业完成,而非让日企等外国公司参与。问题是,新马高铁面向全球招标,让日本、亚洲中心国家介入投标过程,岂不是多此一举,新马两国分明有“互相杀价”的嫌疑。

其次,马来西亚不具有日本那般雄厚的财力,也不具备“亚洲基建狂魔”的速度。

新马高铁于2013年立项,2017年正式启动,全程设计线路350公里,沿途共经过7个车站,总投资估算为600亿至650亿令吉(约203亿至220亿新元)。原计划2020年竣工,但因为财力和技术等因素制约,导致这一计划一再延迟。

新消息称,双方原本有意将竣工日期推至2027年,但两国的财政已无法继续支撑。

重要的一点:疫情改变了世界的平稳发展态势,马来西亚这种单纯依靠旅游业和服务业过活的国家恐难以和新加坡这样的工业国家(单指电子产业)面对面竞争。此外,各国的自我封锁,让全球的旅游业遭受重创。

换言之,新马高铁开建之初就充满了变数,疫情加剧了双方的不信任感,让合作实现起来困难重重。但不管怎么说,吉隆坡单方面违约却是不争的事实。

提起新马合作,不由得让人拿“北溪—2”和其作对比。该项目无论是预算规模还是施工难度都远超前者,但在俄罗斯与德国的主导下,它竟突破了美国的重重阻挠,距离完全竣工只差一步。

这说明:强强联手更能保障项目的成功运行,更有利于实现双赢。新马项目组拒绝日本等强国介入,只能是给自身增加障碍。以市场换技术、以市场换外资的介入,是农业国家成为工业国家的必经之路,马来西亚错误地预估了形势。

如今,面临新加坡的巨额索赔,马来西亚应怎么办?无限期的拖延,拒绝和新加坡当庭对峙,只能让自己的信誉和颜面扫地;主动做出赔偿,以马来西亚今日之财力,恐无法善后。一起简单的跨国项目,愣是搞得双方“不欢而散”,这又能怪得了谁?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