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反垄断,只是中国经济大变革的新起点,风闻社区修改

观察者网 阅读:3664 2020-12-27 09:00:56

【本文原标题互联网反垄断,只是中国经济大变革的新起点,风闻社区修改】

文/财经奇谭

每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直是下一年中国经济的风向标,今年的会议特别新颖。会议公报强调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从社区共同购买到网络金融,蚂蚁腾讯美团等大平台肯定是第一首先用资本杠杆占领市场,以垄断地位提高价格,将平民与高风险的金融游戏游戏中,这种商业模式的危害性不言而喻。

但是,如果我们把互联网巨头们理解为反垄断的唯一对象,就大大低估了中央的深意。

危机是垄断放大器,这是市场经济下的基本规律。疫情袭击下,从互联网到实体经济,中小企业陷入生存危机,大企业利用机会跑步的现象屡见不鲜。

大企业垄断强化的另一面,必然是财富分配不均衡。截止到11月,CPI进入通缩区间,表明平民的基本消费需求不振,但从海南免税店的人气到深圳豪宅的万人抽签,高端消费似乎比疫情流行前热。这显然不仅仅是一些互联网巨头。

在这种背景下,需求侧改革被中央提上日程。

为经济工作会议调整的第四季度政治局会议提出:在扭转供应方结构性改革的同时,重视需求方改革,通过堵塞点,补充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应、供应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提高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性能。

实际上,对于互联网巨头的反垄断,西方国家也一直在进行,但这并没有改变经济危机深化的倾向。垄断只是表象,只有明确问题的根源,才能消除疾病。

解决危机的关键隐藏在需求方改革中。

尽管在经济工作会议的公报中,需求侧改革被需求侧管理取代,但在经济复苏的基础上仍然脆弱的现在,稳定仍然是明年的首要任务,但放眼未来,深刻的经济变革已经提高了日程。

如何让平民买得起?

凯恩斯的无能

经济学实际上长期存在着需求管理的旧概念。它可以被视为凯恩斯主义的核心。

凯恩斯主义诞生于对美国大萧条的反省。简而言之,大萧条的原因可以解释为工厂生产的牛奶(供应)太多,但市场上没有人购买(需求),供求不平衡。那么,解决的道路是减少供给,扩大需求。

减少供给显然不是可接受的选择。这意味着经济总量的下降,凯恩斯认为预防危机的最佳方法是需求管理。通过政府的财政和货币扩张政策,市场上的钱(需求)增加,供求恢复平衡。

在战后世界,大部分主要经济体都在执行凯恩斯的理念,中国也不例外。国家行政学院的官方说明中有这样一句话。

自1998年以来,中国宏观控制主要是需求方面的管理。

从需求管理的角度,也可以说明中国过去20年的大部分经济现象。

社会总需求有消费、投资、政府采购和净出口四个组成部分。后两个很难调节,需求管理的主要对象是消费和投资。

首先谈投资,我们听说过无数次的四兆是其中的手段之一。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后,中国采用了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定货币政策的组合。

这意味着政府和国有企业主导的投资是拉动需求的主力,基础设施是最方便的发展方向,4兆元成为中国经济不可避免的话题。

积极财政带来的问题是债务扩张。四兆本身不是天文数字,真正的问题是四兆中地方政府承担的部分是用杠杆实现的。

在4兆元政策中,中央政府承担的只有1兆元以上,其馀3兆元由地方政府承担。地方政府不是直接从财政出这笔钱,而是建立了大量的融资平台,其资金来源几乎都是银行贷款。

照片来源:五口金融学院

理想状态下,投资带来收益,偿还贷款,但基础设施投资带来的收益越来越低,经济增长率远远输给债务增长率。地方政府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一直没能偿还这笔贷款,借新债偿还旧债务是唯一的选择。

借新债还旧债的比例急剧上升的照片来源:五道口金融学院

雪上加霜的是,中国的货币政策没有持续缓和,2010年经济过热后开始紧缩。地方政府从正规渠道借新债已经不可能了,只非银行融资渠道,也就是所谓的影子银行。

影子银行的贷款成本远远高于正规银行,小独山县的债务为什么会达到400亿,原因就在于此。

除了借新债,地方政府剩下的另一条还债之路是土地财政。也有官员公开呼吁买房是爱国的口号。

壮士断腕是在这种背景下提出的。

供给侧改革

如果切断投资的本领,需求管理的方法只能刺激消费,使平民更愿意花钱。

在基础设施投资主导需求的时代,供应当然也围绕基础设施发展,河北省某省钢铁产量超过其他国家。

但不能直接把梳子卖给僧侣。为了让人们花更多的钱,首先要让供应商生产他们喜欢买的东西,这就是供应商改革。

过去5年,媒体对供应方改革的记述,往往抓住核心概念去产能。这个说明很容易跑偏。

去除生产能力是传统大基础设施行业的生产能力,钢铁、煤炭、建材中的过剩生产能力,消费品行业质量低的部分。

但请不要忘记供应方改革的完整表现。

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将宝贵的资源因素从生产能力严重过剩、增长空间有限的产业和僵尸企业中释放出来,理顺供应方,提高有效供应,创造新的生产力。

供给侧改革的目的依然是扩大总需求,手段是创新供给,毕竟让消费取代投资成为拉动经济的主力。

到2010年为止,投资对中国经济的贡献率上升,最近10年,消费再次成为主导数据来源:东财choice软件

因此,我们看到小屋区改造规模迅速倍增,拆除旧房子,提供质量更好的新房子。棚改中货币化配置比例也迅速提高,形成新的需求。

照片来源:第一财经

房价上涨只是被动扩大消费,消费品行业集中度上升是更广泛的自主调整结构。

2019年,董先生实名通报竞争对手奥克斯空调质量不合格,奥克斯被罚款10万元。

在很多人认为这个罚款不痛不痒的时候,过去几年销售复合增长率超过20%,2019年成为京东618销售冠军的奥克斯,2020年在线发售率比去年大幅度下降。56%。

2020上半年空调行业市占有率照片来源:奥维罗盘数据

举报事件只是冰山的一角,真正打倒奥克斯的是格力、美国们的价格竞争。除了奥克斯,事实上,今年几乎所有中小品牌的市场份额都在下降,但格力和美的优势迅速扩大。

。 经过一年的激烈战斗,现在大公司的地位进一步巩固,他们再次开始涨价。

2019年3月至今空调销售平均价格趋势的照片来源:光证券

类似的故事,从牛奶、火锅、手机到整个房地产和互联网领域,不断上演。涨价是阶段性竞争后的赢家通吃,涨价去库存也成为中国近年来的典型现象,本土巨头一方面提供了更有魅力的好产品,另一方面也通过挤出中小竞争对手,掌握了更大的定价权。

某种意义上,这是供给侧改革的成功之处。以优质的产品吸引消费者释放需求,提高国内各行业领导人的利润水平,刺破债务泡沫的同时,扩大社会总需求,使中国经济保持合理的增长率,使中国企业在世界产业链上的地位上升。

但是。 供给侧改革决不是终点,中国经济仍有忧虑。

马克思的超越

相信很多人都意识到,担心是垄断。

供给侧的大企业垄断,出现在需求侧,财富分配不均匀,两者都是硬币的正反面。

新冠疫病的黑鸟,使问题更加明显。疫情过后,中国经济明显出现供需失衡,企业利润回升速度明显快于社会零售回升。

但高价值商品的销售似乎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

汽车、通信器材、化妆品等高端消费恢复速度,明显赢得社会整体消费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乘用车销量增长迅速反弹,9月以后超过2018、2019年同期

豪华汽车的销售增长率已经在几年的高位运行,远远超过了整辆轿车的增长率

房地产销售也明显恢复了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报道,2016-2019年,高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累计增长29%,中收入组累计增长只有19%。瘟疫可能会进一步扩大两者之间的差距。

西南财经大学甘犁团队长期跟踪了大量不同阶层家庭的财产状况。根据今年8月份的调查,低收入群体受疫情影响明显更大,年收入在3万以下,3万到5万,5万到10万,10万到20万以上,20万以上的家庭,7月份的月现金收入比去年同期减少了21万。3%,13%。9%,9%。7%,8%。5%和3%。3%。

过去长期存在的观念之一是,贫富分化虽然会产生社会、政治问题,但有利于提高经济效率。但是,美国多次经济危机的实际表现,必须怀疑。

每次危机来临,美国大量放水,但经济活力不断下降。本来,经济主体负债越高,风险就越大,发行新债的利率应该越高,但各国的国债利率相反,负债越大的国家利率越低。这表明政府印刷的钱不是有效的需求,而是储蓄得更多。

西方主要经济体的个人储蓄率维持在上位,但投资下降的照片来源:诺亚控股公司的最高经济学家夏春

看起来有点违反常识的理由是富人不喜欢比穷人花钱。

从上图可以看出,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的个人储蓄急剧增加,显然AP储蓄放水养育了很多有钱人。但是,这些有钱人(包括大企业)不会把钱全部带来消费,也不会投资。

照片来源:诺亚控股公司的最高经济学家夏春

关于疫情后是否应该给穷人发现金的讨论,大量的观点是穷人喜欢储蓄,所以发现金钱不能刺激消费,这也是错觉。同样在甘犁团队的调查中,中国低收入家庭的负债率也远远高于高收入家庭。

照片来源: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

垄断和贫富分化是经济长期陷入需求不足危机的根本原因,富人和大企业囤积了大量社会财富,但不能成为推动生产力进一步发展的原动力。这个道理马克思早就讨论过了,是凯恩斯主义的全面超越。

凯恩斯扩大社会总需求的目标是毫无疑问的,但各国政府开错了处方。整体不区分的放水不能真正扩大总需求,反而加剧垄断。保证这些钱到穷人手里,才有意义。

让我们看看需求方改革的论述。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个环节,分配领域的改革成为重中之重。在这方面,确实也有很大的改革空间。

例如,在税收制度上,中国对工资收入征税较多,对富人更大的财富来源-资产转让收入征税仍不足。

在养老和医疗保险制度上,我国基本完成了人口全权复盖,但保障程度有很大提高空间,卫生、教育支出占GDP的比例有很大提高空间。

另外,按现金补贴口径计算,中国财政给老百姓的转移支付不到GDP的0。五个百分点,大约只是发达国家的十分之一。

疫情暴露了垄断问题,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提供了契机。中央此时提出需求侧改革,意义重大。中国能够探索长期抑制贫富分化的有效途径,也是西方凯恩斯主义需求管理的全面超越。

*全文结束,感谢耐心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授权用户独家发布风闻社区稿件,转载请联系观察者网。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