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眼中的成都,什么样?

红星新闻 阅读:65601 2020-10-15 12:41:15

原标题:“哪吒”眼中的成都,什么样?

“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

“锦江夜市连三鼓,石室书斋彻五更。”

“万里桥边多酒家,游人爱向谁家宿。”

“浪里争迎三蜀货,月中喧泊九江船。”

……

诗句虽然讲的是唐五代至宋的成都,但细细想来,用它们来描绘今天的成都仍然成立:

勾栏连着瓦肆,白日里游兴从来不减,夜读夜市夜游热度居高,茶馆、酒馆并着咖啡馆,推门入野,锦江秋水汤汤,连绵的雪山历历在望——千百年来,成都人对于生活的热爱从未变更。

出于对这份古今之爱的热切回应,10月15日,成都文创的金字招牌、《哪吒之魔童降世》创作者成都可可豆动画影视有限公司(后简称“可可豆”),和成都永陵博物馆“二十四伎乐”IP全球独家运营方成都联创众娱文化公司(后简称“联创众娱”)组成梦幻组合,在场景汇·“天府文化 烟火成都”2020成都新经济“双千”发布会世界文化名城“三城三都”专场上,携手发布了新国风动画实景剧——《烟火成都》。

“二十四伎乐”穿越千年

以“烟火”为题玩转新国风

全国首创的新国风动画实景剧《烟火成都》,既是两支成都本地的创意团队跨界创新合作的结果,也是成都“三城三都”三年建设成就的集中表达。

《烟火成都》以“烟火”为题,以五代乐伎穿越千年为针,以“商肆熙攘、书韵悠长、雪山在望、舌尖留香、艺文交响、锦江笙簧”六大篇章为线,选取繁华商肆、阅读场所等成都市井街巷中葆有浓郁烟火气的文化元素和新兴消费场景为布景,用“古画、古装、古乐、古技”等元素为点缀,让成都独特的文化韵味跃然眼前,却更增时代活力和时尚气息,同时,也让几千年来,用智慧和热爱不断形塑着这座城市的成都人的形象,更加丰满立体。

4分多钟的短剧,以道明竹艺村、融创文旅城、东安湖体育公园、琴台路、成都城市音乐厅、西博城等“三城三都”建设的代表性点位的快闪开场。

接着,从成都永陵博物馆“二十四伎乐”浮雕上“走下来”的伎乐少女们,带着她们的琵琶、箜篌、觱篥、横笛等乐器,投身到当下成都颇有代表性的美学地标点位,形成一组组生动、优美的新国风场景。

五代的伎乐少女们,在人群熙攘的商肆中演奏,千年前的宫廷乐音又重现。

在成都的阅读空间里,伎乐少女们吹笛、阅读、品茶,好不惬意。

在书香悠然中推开窗,她们看到雪山之巅,高山流水,乐音相逢在这座雪山下的公园城市。

饱览书香与风景之后,当然也要尝一尝现代成都人喜欢的食物,享受成都美好的夜晚。

也要体验一下现代成都的文艺生活,台上台下千百年的爱乐之心,不会改变。

锦城丝管日纷纷、吹箫间笙簧,在当代成都的日日夜夜里,伎乐少女们仍能找到千百年来的烟火成都。

唐五代时期的成都,在经济、社会、文艺等各方面,皆十分兴盛;著名的历史学家严耕望更是认为:“唐末五代时期,成都不但为当时中国第一大都市,亦且为当时中国文学艺术之最大中心。”

成都永陵博物馆的“二十四伎乐”浮雕,便是成都在唐五代时期音乐艺术发展到高峰的实证。这是迄今为止考古发现的,唯一完整反映唐代及前蜀宫廷乐队组合的文物遗存,在中国音乐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据介绍,宫廷乐伎们手持的乐器达20种23件,其中一些乐器来自西亚和中亚,体现出中国古代文明的开放包容,又代表千年前的成都音乐文化的多元繁荣。

寰宇之下,热爱生活的人所希求的幸福大抵相似,但城市给人带来的具体而微的幸福感却各个不同。

自然风物、商业交通、地方美食、文学艺术……这些城市生活里的基本要素,通过创意性的排列组合、元素碰撞,往往能激发“化学反应”,开出璀璨的“烟火”,营造出每座城市的独特氛围。

具体到成都,当人们说起她时,总是偏爱一个有血有肉、有声有色的词:烟火。

当可可豆遇到“二十四伎乐”

创意团队合作激发更多可能

为了让大家知道更多“故事”,我们采访了《烟火成都》的幕后代表:成都联创众娱文化CEO、国乐观念剧《伎乐·24》制作人吴彦霖,和可可豆动画影视有限公司,听他们聊聊这部备受期待的新国风动画实景剧的创作。

联创众娱作为“二十四伎乐”IP的全球独家运营方,此次主要负责作品的策划、编排和现场呈现。

联创众娱长期以来致力于“二十四伎乐”IP内容的丰富化和形象化。在他们看来,“二十四伎乐”具有IP的独特性,他们期望“二十四伎乐”在千年后不仅能够复活,并且能产业化发展,为城市旅游赋能。

2019年,他们便着手改编了大型国乐观念剧《伎乐·24》,掀起了一股优美的新国风;同时,他们也不断尝试IP互动与跨界联名合作,比如在2019年与成都文旅“夜游锦江”的合作,“二十四伎乐”与城市地标一起,重现了千年盛景。

“二十四伎乐”夜游锦江

而负责作品的数字背景屏幕的设计和制作工作的可可豆,是大家已经非常熟悉的团队。2019年,由成都可可豆动画影视有限公司创作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横空出世,创造了高达50亿元的国漫票房。此次可可豆主要为“二十四伎乐”的歌舞演绎提供数字背景屏幕的设计支持,他们希望在辅助“二十四伎乐”传承古代人文精神和气质的同时,创造出既不完全脱离传统文人画精髓,又有新的情感内容和审美情趣的视听体验。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也是可可豆第一次与成都本地的文创IP合作。这个年轻的团队感觉到创意团队的跨界合作不仅仅局限于一件优秀的作品,跨界同时也为“新经济”带来了更多可能性。

不一样的“烟火成都”

同样的艺术表达与追求

具体到《烟火成都》的创作层面上,对“烟火”这个命题的理解,可能是两个创作团队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作为“二十四伎乐”IP全球独家运营方,联创众娱首先将“烟火”的概念置于成都的历史背景与当下美学生活中来认知。

唐五代时宫廷及民间乐舞的空前盛况,大量诗词歌赋的文献留存,都是成都作为“音乐之都”的诗意生活收藏。因此,“二十四伎乐”就是烟火成都三千年里的文化符号,烟火成都,就是一种“独特的生活美学”。

受到历史成都的滋养,又从当下成都找到灵感,做“二十四伎乐”IP的运营,便不是简单复原,而是要不断给出新的可能。

联创众娱文化CEO吴彦霖感觉到,“千年国乐融化在山水宇宙之中,消隐在历史烟尘之内,却又始终贯穿着一个既恢弘、又柔情,既歌且舞,既叹又梦的美学典型。传统与现代兼容,烟火气与文艺范并存,‘像成都人那样生活’不只是口号,而渐成实实在在的选择”。

而对于大多数是年轻人的可可豆团队来说,“烟火”一词似乎更为具象。

在可可豆看来,“烟火成都”可能更像是把艺术之心藏在吃喝玩乐外表下的“托辞”。身处成都热闹安逸的烟火气息当中,他们用了拼搏奋斗的年轻人常说的一句话来形容自己:“水里的鸭子,看似悠闲,其实在水底下不停地板。”

这群可爱的年轻人,看到的更多是烟火成都的日常风景,但“站在巷子口看风景,我们琢磨的是如何能做出脍炙人口的作品,看见的是高于生活的艺术表达。作为合格‘蓉漂’,我们更爱动画这门艺术,希望能不负前人的积淀,不畏时代给予的挑战。”

什么是“新国风动画实景剧”

“成都让我们这些创作者安心”

《烟火成都》的幕后团队也向我们解释了究竟什么是“新国风动画实景剧”,双方对于此次跨界合作的意义的理解。

吴彦霖

■ 成都联创众娱文化公司CEO、《伎乐·24》制作人

Q:什么是“新国风动画实景剧”?贵方是如何利用将这个概念,贯彻到《烟火成都》这个作品中的?

吴彦霖:简单来说,“新国风动画实景剧”就是实景剧和动漫的结合,是利用现代科技手段和互联网思维模式,去把实景进行再创造和加工,以期成为一种新的视觉时尚。风格上是新国风,它不是古风,不是简单的复原,而是新生,与时俱进地放到现代人的生活方式里面。

在这个作品里面,我们设计了很多反差情节,时空、场景的转换,与视频团队一起来探讨完成,用了很多技术手段来完成实景无法完成的效果。

Q:此次是成都本地创意团队的强强联手,如何评价此次与可可豆的合作?

吴彦霖:在技术和视觉呈现上,我们和国内顶尖动画团队可可豆合作,他们带来一些新的画面处理手段,我们更多的是舞台表演的经验和文化内容的把握。和他们的合作开拓了我们思维的边界,让更多的想法能够从视觉上呈现出来,是一次非常愉悦的创作过程。

可可豆

■ 《哪吒之魔童降世》创作公司

Q: 如何评价《烟火成都》这部作品的整体创意?可可豆是如何将自己的专业技术具体运用到作品中的?

可可豆:整支片子的创意来自成都永陵博物馆和联创众娱的老师们:沉睡千年的古蜀乐伎们穿越来到今天的成都,带领观众一同领略这千年的改变。

可可豆作为影视动画创作团队,希望在视觉上能呈现出古画在当代的创新演绎。要把如今繁华现代的成都包装成中国古画的感觉,各个团队的同事都下了多方面实操调研的功夫。

中国画在世界美术领域中自成体系,区别于西洋画“再现的艺术”,更注重“表现”。所以我们选择区别于一般的影视素材拍摄方式,遵循国画味十足的透视抽象的理论,使用繁琐的“扁平化”场景拍摄方式,在中国特有的长轴一卷的构图下,独具风格地一处处拼接描绘起来。成都美景在画卷中连绵不断,时而雄伟壮观,时而气韵清逸,使得整个数字屏幕看起来就像是一幅会动的中国画。

Q:如何看待成都整体的文化创意氛围?

可可豆:文创产业植根于文化,而成都作为古蜀文明的发祥地,文化历史悠久,在文化创意产业方面正表现出惊人的发展势头,被誉为“中国文创第三城”。

成都不仅融聚了各种美景、美食,还隐藏着一大批具有个性的文创园区。这些文创园区凭借着“自由生长”的表现力和极致美学设计感,散发着成都的另一番魅力。而像我们这种需要潜心创作的动画团队,在成都生活既不会有太大的压力,也能时刻感受着成都的文化底蕴。成都让我们这些创作者感到安心。

近年来,成都以建设世界文化名城为目标,加快推进“三城三都”建设,通过培育创意机构和团队,已涌现出戏剧《成都偷心》等“成都造”现象级文创IP。

毫无疑问,城市文化正在逐渐成为城市发展的内在动能。当“三城三都”建设真正深入到市民生活的神经末梢,会自发适应不同的生活方式,催生新的生活时尚。当这种生活时尚被更多人认同,进而超脱边界成为世界文化令人瞩目的一环,由此,“像成都人那样生活”便不只是一句口号,而成为生活方式本身。

红星新闻记者 彭祥萍 王垚 邹悦 摄影记者 吕国应

编辑 刘宇鹏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