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理论折桂:师生同享诺贝尔经济学奖,因设计频谱许可证拍卖流程一战成名

时代周报 阅读:3756 2020-10-13 06:21:18

原标题:拍卖理论折桂:师生同享诺贝尔经济学奖,因设计频谱许可证拍卖流程一战成名

时代周报记者 王心昊

2020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花落微观经济领域。

瑞典时间10月12日11时45分(北京时间17时45分),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保罗·米尔格·罗姆(Paul R. Milgrom)和罗伯特·威尔逊(Robert B. Wilson)荣膺本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以表彰他们对拍卖理论和新拍卖形式的改进。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诺贝尔奖第一次颁给研究拍卖理论的经济学家。更有意思的是,得奖的两位经济学家是师生关系:生于1937年的罗伯特·威尔逊是老师,生于1948年的保罗·米尔格罗姆是学生。1979年,米尔格罗姆在威尔逊的指导下,完成了关于拍卖的博士论文。

从此,米尔格罗姆的学术生涯便和拍卖结下了不解之缘,其提出的“相关评价”、“联系原理”(linkage principle),以及对于“同时向上叫价拍卖”(simultaneous ascending auction)的设计,都极大丰富了拍卖理论的内容。米尔格罗姆所著《竞争拍卖的信息结构》、《拍卖理论与实务》,均成为拍卖经济学领域的经典之作。

罗伯特·威尔逊则在1963年获得哈佛大学商业管理博士学,1994年当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继而在1999年当选世界计量经济学会主席。从1980年代起,威尔逊在拍卖机制设计的理论与应用研究上取得了重要成果,成为电信、交通和能源等领域拍卖与竞标机制设计的权威学者。

为何要把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发给从事拍卖理论的经济学家?诺奖委员会发言人汤米·安德森(Tommy Andersson)回应:“这说不定是我们评选过最广泛的一项获奖理论。因为这个研究理论其实涉及范围非常广泛,包含了实验经济学、行为经济学等等,并横跨计算机、心理学等多个专业。”

威尔逊(左)和米尔格罗姆设计了新的拍卖形式。

一战成名

时间拨回到1993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签署法令,授权联邦电信委员会(FCC)对频谱许可证进行拍卖,并要求在一年之内进行第一次公开拍卖会。

但对于FCC来说,如何设计拍卖流程成为最大难题。在具体操作之中,拍卖设计流程的细微不同,会极大影响拍品最后的归属和成交价格。

一番纠结之后,这场拍卖在1994年7月24日尘埃落定。这场被《纽约时报》称为“历史上最大的拍卖”,在华盛顿特区的欧姆尼·肖汉姆(Omni Shoreham)宾馆举行,在经过了整整5天、共47轮拍卖后,五张频谱许可证终于以合理的价格各归所属。

此次拍卖的成功,让在拍卖设计专家小组中担任核心角色的保罗·米尔格罗姆一战成名,

事实上,在考虑频谱许可证拍卖流程时,米尔格罗姆面对的一个巨大问题是:无线电频谱许可证市场的特点,是每个潜在买者对许可证的需求不同。对于某个买者而言,这张许可证的价值,是由他手头上的其他许可证决定的。

例如,对于一个已经拥有全美3/4地区频谱许可证的竞拍人来说,他赢得剩余地区频谱许可证的动力,会远远大于没有任何许可证的竞拍人。

除此之外,许可证之间还可能存在很强的替代关系。对于一些想要扩张的竞拍人而言,拥有东部的许可证和拥有西部的许可证,两者之间没有差别。

在这种状况下,传统的拍卖机制就可能出现无效率现象:错误的估计将导致估价相对较低的买者赢得第一件物品,而此后,这个初始的错误将会一直发挥作用,从而大大影响整个拍卖的业绩。

对此,米尔格罗姆给出的解决方案叫做“同时向上叫价拍卖”:在每轮拍卖中,竞拍人为自己想要购买的一个或多个频谱分别报价,报价是不公开的。每轮报价结束时,只公布每个频谱的最高报价,并以这个最高报价来确定下轮拍卖中每个频谱的起始价。下一轮拍卖开始后,上轮拍卖的最高报价仍然保留着,直到被更新的最高报价所取代。如果没有新的更高的报价出现,拍卖即宣告结束。

这么设计的结果就是,替代作用越显著,这些许可证的拍卖价格就越接近。米尔格罗姆所设计的新型拍卖流程,成为拍卖理论在实践中的经典案例。

学界教父

与米尔格罗姆耀眼的履历相比,威尔逊的经历则简单不少。

1959年,22岁的威尔逊在哈佛大学完成本科课程。之后四年的时间里,他在哈佛一口气读完了硕士和博士课程。取得博士学位后,威尔逊来到斯坦福大学教书。之后虽然曾经短暂担任比利时鲁汶大学的客座教授,也在哈佛大学法学院讲授过谈判课程,但他的工作重心一直在斯坦福。

除了担任米尔格罗姆的博士导师以外,威尔逊与另一位此次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有力竞争者、同在斯坦福大学任教的戴维·M·克雷普斯(David M.Kreps),同样渊源颇深。1972年,他们共同在博弈论中提出“序贯均衡概念”(Kreps&Wilson1982),成为对不完全信息动态博弈的重要突破。

进入1980年代,威尔逊在拍卖机制设计的理论与应用研究上取得重要成果,成为电信、交通和能源等领域拍卖与竞标机制设计的权威学者。1993年,威尔逊对价格机制研究的集大成之作《非线性定价》由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对费率设计和电信、交通和能源等公用事业相关主题进行了百科全书式的分析,为威尔逊赢得了相当高的学术荣誉。

但现代拍卖理论发展的关键之年,是威尔逊还在读书的1961年。当年,威廉·维克瑞(Vickery, W.)开创性地提出了拍卖理论。在详细分析了英国式拍卖、荷兰式拍卖、第一价格拍卖(Vickery auction)和第二拍卖等四种拍卖方法后,他发现,无论采用什么拍卖制度,总是满足出价最高者中标,并且最终支付的价格,是出价第二高竞标者愿意支付的最高价格。

换句话说,在拍卖中,中标者最优的出价策略,是令第二个最有竞争力的投标者刚好出局。但如何做到这一点,并没有人能说清楚。

拍卖是门古老的学问。公元193年,罗马皇帝佩尔提纳克斯(Pertinax)整肃军纪不成,反而被禁卫军叛乱杀害。随后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为了狠狠捞一笔,控制了局面的禁卫军将罗马皇帝的宝座进行了拍卖。

最终,狄第乌斯·尤利安努斯(Didius Julianus)花天价让自己成为了罗马皇帝,在竞争对手喊出向每位禁卫军士兵支付10000赛斯特提时,他毫不犹豫地报出向每位禁卫军士兵支付25000赛斯特提,赢得了禁卫军对自己的支持,登上了皇帝的宝座。但不到两个月后,叛乱的军队冲进罗马城,尤利安努斯最终兵败身死。

用远远高于竞争对手的报价拍下商品,并最终因为高昂的出价而走向失败,这就是所谓“赢家的诅咒”。

在威尔逊的研究中,他不仅解释了为什么理性的竞标者往往把出价定得低于他们自己对共同价值的最佳估计——因为“赢家的诅咒”;还进一步发展了具有共同价值物品拍卖的理论。共同价值是指,在拍卖前,每个竞拍者对于标的价格都是不一样的,但在拍卖之后,所有竞标者会认为成交价就是商品的价格。例如针对一个地区的无线电频率,拍卖前,竞标者会有各自估价,但在拍卖结束后,该地区频率的价格就是其最终成交价。

也正是因为威尔逊的开创性研究,他的桃李满天下。学生中,除了米尔格罗姆以外,还有201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尔文·罗斯(Alvin Roth)、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教授克里斯·埃弗里(Chris Avery)。

身为拍卖理论的高手,威尔逊为人幽默。曾有记者问威尔逊,是否曾在拍卖上买到过什么。对此,威尔逊笑言:“我实际上并没有正式地参加过拍卖。但是我的妻子,曾在ebay上拍下过一个滑雪板。”

奖金加码

对诺贝尔奖来说,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按照惯例,诺贝尔奖在每年10月份宣布获奖者,在当年12月举行颁奖仪式,获奖者将在颁奖仪式上接受诺贝尔奖证书、奖章和奖金。

9月22日,诺贝尔奖委员会在官网发布声明: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12月将不再举行传统的诺贝尔奖颁奖典礼,颁奖仪式改为线上举行,并通过电视台和网络进行直播。仅有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仪式将在挪威的奥斯陆大学礼堂举行,不过规模较小,观众数量也会显著减少。

另一个特殊之处在于,今年的诺贝尔奖奖金又增加了。这也是奖金数在2017年上调后,近三年内第二次增加,重回2010年的历史高位水平。

今年9月24日,诺贝尔奖基金会宣布,2020年度诺贝尔奖的每项奖金金额,将达1000万瑞典克朗(约762万元人民币),比2019年增加100万瑞典克朗。而在2011年,诺奖奖金曾从每个奖项1000万瑞典克朗,减少至800万瑞典克朗。

奖金的提升,得益于诺贝尔基金会对资产的有效管理。事实上,阿尔弗雷德·诺贝尔最初留下的遗产金额仅3100万瑞典克朗。通过基金会的投资,截至2019年底,诺贝尔基金会总投资资本的市场价值。已经达到49.02亿瑞典克朗。

据诺贝尔基金会公布的数据,其投资组合的资金配置如下:47%的股票基金和股指期货、9%的房地产基金、31%的对冲基金等另类资产,以及13%的其他资产。2019年,诺贝尔基金会投资组合资本的回报率为16.6%。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