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随还是超越?日本近代油画的启示

澎湃新闻 阅读:3756 2020-10-12 18:29:50

原标题:追随还是超越?日本近代油画的启示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成为世界强国之一,美术界也与西方交流渐多。虽然在追求的过程中也不乏出现日本本土的东西,但在整体发展方向上,在判断准则上,还是多依赖于西方的价值观,并没有摆脱西方艺术权威的笼罩。

近期出版的《交织的目光——西方绘画500年》中,本文作者梳理日本近代油画发展史后认为,“满足于同步是不够的,必须有超越精神,不只是表现技巧和形式上的超越,更重要的是要建立自己的价值观,建立东方油画的价值观。只有超越才有真正意义上的同步,才能继承西方油画的精髓,才能有油画的新时代。”

川上宽(冬崖)翻译西画教科书《西画指南》,全传5册 明治四年(1871)文部省

吉野作造旧藏、法学部附属近代日本法政史料中心(明治新闻杂志文库)是日本刊行的最早的西洋画法教科书。

(一)黎明期:写实主义的追求

1.川上冬崖——翻译和传授油画技术

日本的近代西洋画的出发点被认为是从安政三年(1856)开始,当时幕府开设的“蕃书调所”,川上冬崖(1827—1881)入所工作。这个“蕃书调所”的前身是文化四年(1807)创立的兰书译局(“兰”指荷兰),明显继承了18世纪以后的兰学研究的气运,冬崖入所的翌年,任绘图调出役,也就开始了西洋画的研究。不过虽说是研究,也是依靠一些书本上的知识,可以说是摸索着理解西洋画的技术。事实上,冬崖作为画家更擅长通过大西椿年(1792—1851)学习的南画,作为自己的爱好他一生没放弃南画。总之关于冬崖,西洋画研究与其说是艺术活动还不如说是技术研究,他根据时代的要求把自己的知识用于引进新的技术。实际上,当时出色的西洋画的范本也没有,其他的西洋画教师也没有。在这样的条件下,冬崖翻译了英国人罗伯特·斯科特宝兰(RobertScottboln)的书,刊行了《西画指南》和铅笔画范本的《写景法范》。他还在下谷仲御徒町和泉桥开私塾,命名为“听香味读画馆”,致力于西洋画技术的普及。在他的指导下,作为蕃书调所学局的晚辈,高桥由一、弟子小山正太郎(1857—1916)、川村清雄(1852—1934)、松冈寿、中丸清十郎(1841—1896)等,形成了日本所谓初期西洋画家的阵营。

山本芳翠《裸妇》 1882年

山本芳翠法国留学时的作品,出色地驱使西方传统技法表现的人体作品。是日本人最初的正统地道的油画人体作品。

浅井忠《收获》 1890年 布面油画 日本东京艺术大学藏

这幅作品发表在1890年第二届明治美术会展,注重光和空间的表现,是他中期的代表作。被 称为“脂派”的以黄褐色为主调的风格是明治中期的主流画风。浅井忠在工部美术学校直接受教于外国教师,创立了明治美术会。后来任教于东京美术学校。留学巴黎后回国,移居京都任教于圣护院洋画研究所,力牵关西画坛。在厚重的油画中融入季节感和抒情,这种洒脱正是他的独到之处。他熟知西洋画技法,是能运用自如的极少数画家中的一位。作者出生的千叶,县立美术馆的正门前就有他的塑像。

(二)成型期:日本油画学院派的形成

1.黑田清辉和印象派

黑田清辉1884年至1893年留学法国。在科拉罗西学院(AcademieColarossi)在1886年成为外光派画家拉斐尔·科南的弟子。还直接讨教壁画家夏丹纳。实际上当时包括法国,西方油画本身也在急剧变化,所谓“艺术”的变动期。所以在短时间内美术界中心的变化是相当快的,因此黑田学习的印象派就不同于原来日本的写实性巴比松画派的脉络,代表了新的流派。

他在日本美术史的影响非常大,甚至是可以关联到现在日本的美术现状。最近我观看了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庆祝他诞辰150周年的大型回顾展,展示了一个时代。他的功绩是把从法国学回来的印象派手法带回日本,给日本美术界注入了新的气息。他用画笔开辟了明治美术的新时代。

岸田刘生《丽子像》1921年 布面油画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岸田刘生最有代表性的作品应该说是他画的一系列的丽子像,丽子是他的女儿。他是把北方文艺复兴时期的手法融进自己的创作过程,用油画高超的表现力来刻画自己身边的对象。通过刻画的无限趋近,呈现出对象的灵魂。

(四)在野团体的动能和局限

各种在野团体的成立和艺术活动,促使了一元化价值观崩溃,为日本艺术界带来了多元化的活跃局面。积极引进海外艺术新潮,把日本画坛推到国际平台的高度从事各种美术活动,不但开阔了视野,也普及和深化了油画在日本的发展。

但是,当时这些多元化的美术活动多是源于西方的信息。由于时代和时间的局限,还不能深入理解和彻底消化,还没有能力彻底脱离西方的审美价值观,虽然其中也出现了不少日本的特点,但最终还是没有使之成为完整的东方系统。

西方美术界的各种新潮,纷纷传入日本。海外有的,日本也有,出现了一种几乎与西方同步的局面。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日本的国力已进入世界列强,所以在美术界也有一种进入了“世界列强”的感觉。

事实上,西方美术界本身就是一个变量,不断地在发展。尽管这些变化以最快速度传入日本,在国内出现一个同步的趋势,所以,这种进入了“世界列强”的现象,只是一种表象,实质上还是在跟着西方走。

形式上的追求,现状的满足,过剩的自信,会不会是战后日本油画一直处于低潮期的原因呢?

从以上的日本近代油画的三个阶段可以看到一个从偶发到成型再走向多样化的过程。历史的巧遇触发了人的本能冲动,油画迅速在日本生根开花,它既符合东方人的某种审美潜意识,也证明东方人有能力拥有一片油画的天地。尽管油画发源于西洋,但其发展已经不能简单地把油画定义为西洋画,而应该说是一笔世界遗产,东方也可以继承发展。

作为被动近代化国家的先驱,日本近代油画的发展在短期间完成了以上三个历史阶段,是速效的也是不完全的,甚至是扭曲的,因此也就出现了多样的可能性。第一阶段是对写实和技术性的执拗追求,第二阶段是学院派和文展的设立,第三阶段的主流为千变万化的在野美术团体。在今天的其他东方国家也能看到类似现象。对这种经历和结果的分析,毫无疑问可以共享,有宝贵的借鉴价值。

熊谷守一《猫》1965年 木板油画 木村定三藏

熊谷守一晚年的作品是极简主义油画,其效果反而和日本画很近。

日本的著名美术评论家高阶秀尔对日本近代油画有一段重要的论述,他说:从大正到昭和,各种在野艺术团体展开的丰富多彩的艺术活动都是否定学院派的。但是这些前卫运动并不能彻底否定西方美术的权威,这也许就是日本近代油画的根本问题,这个问题从战后到现在也未解决。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进入世界列强。美术界也与世界接轨,表面上与西方同步展开,事实上还是在外来的信息的影响下进行各种探索,开展各种艺术活动的。虽然在追求的过程中也不乏出现日本本土的东西,但在整体发展方向上,在判断准则上,还是多依赖于西方的价值观,并没有摆脱西方艺术权威的笼罩。

可见,满足于同步是不够的,必须有超越精神,不只是表现技巧和形式上的超越,更重要的是要建立自己的价值观,建立东方油画的价值观。只有超越才有真正意义上的同步,才能继承西方油画的精髓,才能有油画的新时代吧。

(本文原题为《西画东渐——日本近代油画的启示》,发表时有删节。)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