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浙商钟睒睒的“资本帝国”

时间:2020-09-02 20:00:32  来源:时间财经

身家或超李嘉诚。

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夫山泉”)IPO进入关键阶段。

8月25日,农夫山泉在港交所披露全球发售文件,预计将于9月8日开始在港交所主板交易,股票代码为9633。

农夫山泉是国内包装饮用水及饮料龙头企业。根据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提供的报告,农夫山泉2012年至2019年连续8年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在饮料细分市场也有3个“第三”,包括茶饮料市场中“东方树叶”、“茶π”产品,功能饮料市场“尖叫”、“维他命水”产品,以及果汁饮料市场“农夫果园”、“水溶C100”、“NFC”、“17.5c”产品。此外,农夫山泉还生产咖啡饮料、水果、粮食等产品。

业绩方面,农夫山泉2017年至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240.21亿元,年内全面收益总额(净利润)分别是33.84亿元、36.12 亿元和49.57亿元,净利润率为19.4%、17.6% 和20.6%。

招股书显示,农夫山泉申请上市前曾大规模分红。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农夫山泉分别向股东分红3.67亿元、3.67亿元和95.98亿元,合计分红103.32亿元。与此同时,公司杠杆比率从2017年的0.9%、2018年的0.3%变为2019年的10.5%。截至2020年5月31日,农夫山泉财务杠杆比率升至18.5%,原因是分别计息借贷10亿元和11.13亿元。

农夫山泉三年分红100多亿,为何计息借贷超过20亿元?据招股书披露,是因新冠疫情而增加贷款,确保业务经营稳定。

时间财经查阅发现,农夫山泉实际控制人及其家族成员股权比例较高,存在“一股独大”问题。更为重要的是,从招股书披露有关包装饮用水的生产过程来看,其广告语“我们不生产水”还涉嫌虚假广告。

超级富豪

根据公开资料,1996年9月,浙江商人钟睒睒创立了农夫山泉前身新安江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1997年“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产品上市,2001年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名称为“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

2020年农夫山泉结束A股IPO长跑之路,于4月29日向港交所递交申请书,在8月16日更新后再次提交,25日开始全球发售。预计H股将于9月8日开始在港交所主板交易。

此次股票全球发售,农夫山泉拟出让3.88亿股股份,每股H股最高发行价21.50港元,计划募资83.47亿港元。

据此测算,全球发售后,农夫山泉市值将达到2405.47亿港元。钟睒睒拥有农夫山泉84.4128%的股份,钟睒睒仅农夫山泉身家就达到2031亿港元(约1800亿元人民币)。

65岁,对普通人而言已是退休生活,而对钟睒睒来说,却是叱咤资本市场的年纪。

今年4月,钟睒睒绝对控股的A股IPO企业万泰生物(603392.SH)上市交易后股价连续涨停,截至9月2日收盘,总市值达到923亿元。钟睒睒在万泰生物上市后持股仍高达75.15%,对应财富值约700亿元。

仅农夫山泉和万泰生物,钟睒睒身家高达2500亿元左右(约366亿美元)。根据《2020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国子榜》排名,钟睒睒身家将仅次于马云、马化腾,从1063位一跃到第3位,超越李嘉诚、何享健等多位富豪。

资本市场上“养生堂”系逐渐成形,而“养生堂主”钟睒睒的资本帝国还不止这些。

万泰生物招股说明书披露,钟睒睒100%控股养生堂2019年母公司口径净利润63.79亿元。除A股已IPO的万泰生物和正在港股IPO的农夫山泉外,养生堂直接持股的一级子公司还包括:养生堂药业有限公司(2019年净利润1.3亿元),浙江彩虹鱼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净利润2207万元),杭州骄阳模具有限公司(2019年净利润5120万元)。若登陆资本市场,钟睒睒身家还有望增加。

仅就农夫山泉而言,除钟睒睒绝对控股外,其家族成员也持有股份。包括钟睒睒姐姐钟䁢䁢、妹妹钟晓晓。钟睒睒妻子卢晓萍的姐姐卢晓苇、姐姐卢晓芙、哥哥卢成,其中,卢晓苇还担任养生堂的董事及总经理,卢晓萍哥哥卢申的儿子卢赓和妻子陆晓珍及女儿卢音之。

基于此,农夫山泉申请文件也披露了“一股独大”风险。控股股东钟睒睒对农夫山泉有重大影响力,其利益可能与其他股东利益并不一致,其拥有权集中可能会不利于、延误或妨碍农夫山泉控制权的变动,从而剥夺了其他股东就彼等股东收取溢价的机会,也可令股份价格下跌。即使有任何其他股东反对,该等事件也有可能发生。此外,钟睒睒利益可能与其他股东利益不同,可能令其与其他股东的最佳利益有冲突的情况下,订立交易或采取(或未能采取)行动或作出决定。

除绝对控股外,钟睒睒还担任农夫山泉关键职务。1954年12月出生的钟睒睒,作为农夫山泉创始人、董事长、执行董事和总经理,负责农夫山泉的整体发展战略、业务计划及重大经营决策以及直接管理品牌、销售和人力资源工作,同时兼任提名委员会主席和薪酬委员会成员。

“养生堂少主”钟睒睒儿子Zhong Shu Zi情况也有所披露。文件显示,Zhong Shu Zi为美国国籍。Zhong Shu Zi于2011年12月获得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英语专业文学学士学位,在2014年1月加入农夫山泉,2017年获任非执行董事,负责对业务计划、重大决策及投资活动提供意见,2020年1月担任养生堂品牌中心总经理。

涉嫌虚假广告?

招股申请文件显示,1997年,农夫山泉推出“农夫山泉有点甜”广告语,使广大消费者熟悉农夫山泉品牌。后发起饮用水标准之争,使其在饮用水获得市场地位。2008年,农夫山泉推出广告语“我们不生产水,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强调“天然”产品理念。

然而,农夫山泉上市申请文件却披露农夫山泉“生产水”实情。

申请文件开头“概要”部分,农夫山泉称“对优质天然原水做包括过滤及杀菌在内的必要处理”,这里没有“生产”二字。但在申请文件中,多处使用“生产”二字,包括“生产基地”、“生产线”、“新建工厂”、“产能”等。

在文件披露的生产流程环节,“生产”二字再现。并且就生产流程做了说明,包装饮用水通过取水及检验、过滤、杀菌、灌装等环节。

招股文件还对过滤过程进行说明,主要包括粗滤、精滤和膜过滤等主要过滤环节。按其解释,杂质及异味在粗滤及精滤过程中被去除,部分微生物在膜过滤过程中被去除。

此外,还有对“生产基地”、“生产线”的说明,仅包装应用水就有144条生产线。

其募资资金的一部分也是投向计划中的重点工厂。

据此可知,农夫山泉包装饮用水也是按照生产流程一步步生产出来的,而其广告语则为“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北京桦天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主任罗培君律师对时间财经表示,招股文件披露要求真实、准确、完整等,按该公司文件披露的生产情况,其广告语“我们不生产水,我们是大自然的搬运工”涉嫌虚假广告。

针对上述问题,时间财经致电、致函农夫山泉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北京时间财经 全哲明)

文章推荐:

观察|“全球大萧条”会重来吗?中国如何出招?

“直升机撒钱”能提振经济信心吗?

严为民:聊聊对这个清明节的感悟,说说接下来黄金与A股的机会

总投资7.6亿元,信阳这个县拟新建4星级酒店,占地约52亩

疫情之下,山东产业链如何直面困局谋升级